雪盲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年1万元穷游西藏连载6 [复制链接]

1#
北京专科青春痘医院 https://m-mip.39.net/nk/mipso_8740638.html

5、激流脱险

第三天启程,陈国回扎达,途中送我们去冈仁波齐。冈仁波齐山脚下有冈底斯宾馆,我们的队友住在冈底斯宾馆。

天气很好,心情也很好,我们又很爱说笑,因为这让陈国分神了。到冈底斯前有一片小树林,树林中间有一片开阔地,地上有一条河,河水山上下来,汇集了雪山融化的水,奔腾咆哮。平静的水面不平静的水底,过河的时候车子前轮一陷,无论如何都开不动了,陈国说水底有个大坑,轮子陷进大坑里了。最糟糕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水流会越来越大,白天融化的雪水会奔涌下来,摧枯拉朽,整辆东风都会被冲走。

都怪我们啊,太爱讲爱笑了。陈国很冷静,他让我们待在车上,他去冈底斯找车子来拉,这么重的东风只能找同样重的货车拉。他下车涉水到岸边,步行去冈底斯。他走后有两个骑自行车的藏民看上了车里的罐头,陈国从普兰拉罐头去扎达,我们拿出刀叉挥舞警告他们不要打罐头的主意。

等了很久,陈国还没回来,我们心里也越来越急,河水比原先大了很多,原来只是漫过轮子,现在漫过踏脚上车的板了,我们不能让车就这么被水冲走,我和大妹商量后我去冈底斯找我们的司机请他们开东风补给车来拉,大妹在车里看守罐头。我下车涉水到岸边,走了没多久,拦到一辆藏民去冈底斯的越野车,很快到达冈底斯。我没空去找陈国,我们也没有办法联系彼此,我找到我们的司机,货车司机眼睛雪盲在养伤,同意用货车去拉。向导和另外两个司机马上开车出发,司机告诉我拉车很伤车,他们不帮人拉车,因为我是他们的客人,所以他们帮我。真的太感激他们了。

去到河边发现陈国已经回去了,也多了一辆东风,一个四川饭店的老板愿意帮他,但东风太重了,把我们司机的一条钢缆拉断了,车子依然在河里纹丝不动。换了一条钢缆,两辆货车合力拉,终于把东风拉出来了。汉人藏人一起努力,那个场面真的让人感动。司机没有收取我任何费用,我要把钢缆的钱给他,也不收,还是那句话,因为我是他们的客人,所以他们帮我。

陈国说他去冈底斯途中遇到藏民的车,没有人肯载他。西藏靠武警维持秩序,藏民不帮武警,所以我非常感激我们的向导和司机。我们去买了衣服不由分说让陈国换上,因为他全身湿透了,冈底斯又非常冷。当晚陈国跟我们一起住冈底斯,第二天他去扎达,我们归队继续原来的旅程。

跟陈国车有一个很好玩的细节要记录下来,就是翻越一座山经历一年四季。从山脚夏季到半山秋季到山顶冬季大雪纷飞再下来春季雨夹雪下到山脚又回到夏季,翻一座雪山就体验了一年四季,非常好玩,这种经历是以前没有过的。

转山的队友还没回来,我先去找饭店,让老板把饭菜做好,这样队友回来就可以吃饭。傍晚队友陆续回来,个个累得跟死人一样,我一个个哄去吃饭。吃完饭听他们说转山的情况,三叔差点把命丢了,全靠身上的小背包救了三叔一命。三叔说路面全被雪覆盖了看不到哪里是实哪里是虚,路又很窄,一脚踏空三叔掉下去了,小背包卡在岩缝里把三叔悬空挂着了,大叔二叔赶紧把他拉上来。太惊险了!大叔二叔三叔说你们不去转山是对的,太冷太累。

在网上找的跟我拍摄的冈仁波齐最像的冈仁波齐

年攀登雪山很火,大家蜂拥攀登入门级雪山哈巴雪山和四姑娘山。我的户外朋友们也多此邀约我一起登哈巴雪山和四姑娘山,我谢绝了,但年,我还是爬了雪山,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

阿里最大的镇子是狮泉河,狮泉河接近新疆,有新疆运过来的水果出售,有加油站。我们住上了双人房,舒舒服服洗头洗澡,痛痛快快大快朵颐,吃水果大餐,再买了一堆水果作为储备。

来狮泉河是为了去班公错,班公错是一个大淡水湖,2/3在印度境内,1/3在中国境内,中印冲突就发生在班公错。班公错非常漂亮,湖面平静,湖水碧蓝,海鸥翻飞。可以坐船游湖,船在湖中,海鸥在船边飞舞,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海鸥,太美了!

回程我们在圣湖玛旁雍错住了一晚,依然住多人间。房间门前有个大桶,下面可以放水,就着下午的阳光我们把头发洗了,爽歪歪。

之后我们上洗手间,哈哈,这个洗手间笑死了。

高原地区因为干燥,洗手间都是露天的并且从上到下都开放,下面挖一个大坑,上面架两片木板。旅馆这个洗手间是一个高一米多的木台子,在木台上架上木板,再用不到一米高的栅栏把木台一分为二,一边是男洗手间,一边是女洗手间,男女一起上洗手间时超级滑稽,彼此蹲着,越过栅栏就能看到对方的脑袋,可以一边如厕一边聊天,站起来能看到对方如厕的风景。当我们找到洗手间如厕时简直笑喷了!

这个洗手间距离房间非常远,白天没觉得有问题,半夜我一个人上洗手间,室内乌灯黑火,摸出门外,室外月黑风高,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一个人摸黑走几十米去上洗手间,再摸黑走几十米回房间睡觉的场景,一个人啊,记忆太深刻了!

歇歇Sophia

爱我所爱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